您的位置:主页 > 最新资讯 >

聚丙烯(PP)煤、油成本之争

当前我国制取PP的工艺有原油或石脑油裂解的油化工工艺、以煤为原料经甲醇制烯烃的煤化工工艺、以甲醇为原料的MTO/MTP工艺、以丙烷为原料的PDH工艺以及部分外采单体丙烯制PP等工艺,其中,炼油化工占比位居首位,产能占比超过一半。2014年以后,煤制烯烃装置大量投产,截止目前,煤制产能跃居第二位。
 
  为什么我国是一个以油制烯烃为主要生产方式、煤制占有重要地位的呢?这主要还是因为以原油为原料的炼化一体化项目的PP产能具有工艺技术成熟、工艺安全可控、产品性能较佳等优点,而煤制PP产能因其毗邻煤炭资源集聚地,工艺需要消耗大量水,开采煤炭的环境污染因素使其成为我国PP工业的补充。从能源构成角度来看,这种构成方式,也是针对我国“富煤、贫油、少气”的能源现状而制定的合理PP工业规划。
 
  从近期油制、煤制生产工艺成本对比来看,煤制烯烃成本多数时间占有优势。但2018年年底,曾被油制逆袭。
 
 
  从上图可以看出,绝大多数时间油制聚丙烯成本都高于煤制聚丙烯成本在1000元/吨以上。但进入11月份以后,煤炭价格稳定,煤制聚丙烯成本变化不大。国际原油价格大幅走低,煤、油之争帷幕拉开,油制聚丙烯成本顺势走低。12月25日,油制聚丙烯成本低于煤制194元/吨。2019年元旦过后,随着国际原油价格走高,煤、油制聚丙烯成本价差再次拉开,幅度明显小于前期,基本保持在700元/吨以内。
 
  预计2019年国际原油价格或将在2018年下半年的区间震荡,油制聚丙烯成本支撑仍在,煤、油制聚丙烯成本价差低位保持为主。